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正文

摩托车回归城市交通体系到底有多难?

2016-12-28 14:20:16 梦叶 A+ 阅读数量:4516次

  这几日,有一则振奋人心的消息在摩友圈传开来!在太原境内,只要是手续齐全、合法行驶的摩托车都可以畅行无阻了,如果路遇交警拦车检查当然还是要配合。这是否意味着太原市区实行多年的禁摩令实际被打破了呢?

  事情的大致经过是这样的:
  12月7日下午,摩友徐铭驾驶一辆合法的两轮摩托车行驶在太原城市道路上。在没有发生任何违法行为的情况下,被交警拦下,说他骑摩托闯了“禁行”,罚款200元扣3分。

  徐铭在关于这次处罚决定的情况说明中写道:
  本人为配合交警执法,主动出示驾驶证,行驶证。执勤交警以“闯禁行”为由,依据“道交法”第三十八条规定,处于200元罚款扣3分。

  当时经过一辆无牌摩托车,也被执勤交警拦下,只是以“非机动车走机动车道”罚款20元。
  为何合法车辆正常行驶反受处罚?太原的“禁限摩”也只规定闯禁行罚款。请问负责人,太原市区禁限摩有误法律依据或调查论证!

  摩托车机动性灵活,确实容易“违法”。但需严格管理,而非禁止了事。即便禁止,也是禁止无牌无照车辆上路。
  因“不好管理”为由而禁止是“懒政”行为,与中央精神违背。
  望太原市迎泽区交警二大队负责人(法人)给予回应并公示法律依据。

  由于沟通无果,12月9日,徐铭正式起诉太原交警队。26日,从徐铭本人的朋友圈得知,因交警队已承诺不再对所谓“闯禁行”行为进行处罚,诉讼目的已经提前达到,故撤销了之前对交警队的起诉。而经徐铭证实,太原境内摩托车确实可以合法上路。

  自从全国各大城市纷纷实行禁限摩制度以来,广大摩友备受禁行的苦楚。这些年来,不断的有摩友通过法律途径与禁限摩之策作斗争,结果大多以失败告终,这一次徐铭事件,可以说是摩友真正意义上取得了胜利。
  欣喜之外,更是愁绪同行。因为我们深知,摩托车要作为交通参与者回归城市交通体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还有许多的阻力需要克服。摩托车的回归与否的问题,其实不单单是事关摩友或者摩托车本身的问题,道路设施规划建设需要创新,摩托车和公共交通、非机动车合理分配路权问题,文明骑行需要正向激励机制,进而延伸至服务运营体系创新等一系列问题,这其实是一个涉及摩托车在内事关所有交通体系参与者的多方问题。

  这其中大概隐藏着一个管理者不愿意承认的问题,中国城市道路交通的问题其实不是哪一种交通工具的错,城市道理规划不合理以及驾驶人员素养落后才是根源问题,而摩托车、非机动车等日益小众化的交通工具首当其冲成了这种不合理与素养低下的牺牲品。

  城市道路中,最为宽阔的就是机动车道,而摩托车作为机动车辆的一种,却被一纸禁令挡在了线外,这是何其的讽刺。从管理者的角度出发,如果要想放开禁限摩政策,有两个难点必须解决。一是,摩托车停放问题。如果无法提供统一的、足够的摩托车停车位,那么势必会出现乱停乱放的问题,然而在各方利益的博弈中,现如今的城市规划显然很难拿出一部空间用于摩托车停放。二是,老生常谈的安全问题与驾驶人员守法问题,如果摩托车平等分享机动车道,由于其灵活性,可以在车流中轻易穿梭,安全问题将很难保障。

  这是难点,也是矛盾的关键。管理者说我要禁限摩,因为摩托车乱停乱放,摩友说,给我们划出停车位,我们一样可以停放整齐。管理者又说,你们不遵守交通法规,是路上的危险份子,摩友说,给我们车道,我们也可以按章行驶。
  不得不说,摩托车骑行环境的恶化与汽车的快速增长分不开,为了减少交通拥堵,在道路设施建设、交通空间与路权分配等方面都向汽车倾斜的情况下,作为城市交通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摩托车要想回归城市还面临更为底层的思考和挑战。